绝望咸鱼陌🌸

内心崩溃,,,明明这么咸鱼了

回顾动画tv ing。
ooc致歉

海:田径和偶像哪个更重要?
郁:泪最重要。
海:。。。。。。

海:咖喱和偶像哪个更重要?
阳:最重要的一定是yoru啊!
海:。。。。。。

海:哈根达斯和我哪个更重要?
隼:当然是hajime最重要啊~L.O.V.E~hajime~love♪
海:。。。。。(心累)

🌚时隔多年反省反省
无论是戏还是文
自己写的这么ooc
还应该写下去么

『戏』变小(隼)

“kai真是好慢啊……如果再不出现,魔王大人可是要给出惩罚的哦♪——那么,就超大份量的哈⭕达斯好了~嘛嘛,善良这个词用来形容魔王大人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在月之寮的公有间已等待许久,与之前相比海也不会这般耽搁,答应好的红茶和他的人影迟迟不见,半开玩笑地独自一人对着空气调侃,拖长尾音试图将所念之人唤出面前。

无人应答的静默更在夕阳西下之时越发显得沉寂,零零散散的樱花飘落于窗台,偌大的公有间只有自己一人,无奈敛眸喟叹一声轻笑着抿唇喝下一口红茶。

哦呀,只是魔王大人寂寞了啊。

这难得透露出的淡淡忧伤却在下一秒消失殆尽,始料不及地,手中的茶杯骤然沉重了许多,所幸适时双手稳住并未倾洒,也才注意到伸出的手稚嫩许多,而且是孩童般的大小。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许是月球上的女神们马虎之下惹出的错误,于是将松松垮垮搭在身上的衣服变为合适的尺寸,安置好茶杯,正欲恢复原状,又想起什么。

虽然这样行动并不方便,不过却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呢,算是给Procella和Gravi大家的惊喜吧♪

而且也能顺理成章地不去工作,简直——赛高!!!

“那个、请问你有看到一位银发的…隼、隼さん?!为什么…”

不出所料,走进客厅看到沙发上如此这般自己模样的葵露出惊讶的表情,眨巴着鎏金色的眼瞳佯作天真,眉梢点染戏谑的弧度,稚嫩的脸颊浮现同以往一样的笑容,浅浅勾唇咥其言语。

“哦呀哦呀,王子殿下,注意到我了么……?
对对,没有认错,的确是在这里哦w
来自Procella的白色魔王——霜月隼参上✨
目前,是处于可·爱的幼童状态呢。
所以说,红茶,就拜托了——♪”

『戏』巨大布丁(隼)

#巨大布丁
#泪o首次搞事联戏
#背锅担当隼413

夜幕将临,暮色平宁。

白昼苍穹明媚的蓝渐渐消失,埋没在沉沉的深邃冥暮下,天穹之际的点点碎金廖若晨星。

绚烂的霞光渗过彤云的罅隙,难得温和的夏日之风徐徐吹起,撩得葳蕤大树发痒,青赤色的寒蝉擒在叶上低鸣不已。

美丽的公主殿下窝在肩头,微微耸动下垂的耳朵凑在白色魔王的面颊旁翕动着鼻尖轻蹭。

敛眉低笑着闭上眼睛,浅浅几乎让人不到的微弱气息软乎乎地喷洒在脸上,白色的毛发轻柔地贴于脖颈。

启眸便对上她津润灵活的红瞳,直溜溜地专注地盯着自己,发觉可爱掩不住眼底笑意伸出指背轻揉爱抚她小小的脊背。
『呐,亲爱的公主殿下☆真是过于日常的日常呢……感觉…超闲啊——
趁大家还不在,不如来点小小的惊喜吧♪』

「不可以的啊,隼さん……」

『哦呀哦呀,yoru也在呀!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明明魔王大人是类似于绿野仙踪里Glinda那样善良的存在吧☆唔……像是变出一只充斥整个月之寮的超级大布丁的这种程度也是可以做到的哦♬』
佯装无害地拖长尾音强调自己的无辜,蹙起眉头充作沉思一般,遂又惬意散漫挥动着食指,看似一本正经地提出想法。

「虽然有些害怕,但、但还是感到佩服呢…」

『嘛嘛,既然yoru都这么说了,也不能让yoru失望咯——☆不过,月之寮可能要boom的一下哟wink』
悄然不作声地,愉悦跃上眉宇之间,勾起唇角眸子弯弯,颇为调笑意味地说出侃言,还随意比划比划。

「不、不行这麽做的!kai桑会生气的哦……」

「还、还有始さん……!」

『嘛嘛……也是哦~不过ka~i现在也不在嘛☆嘘——』
还未听完整句,便已料到会搬出海,仍是满不在意地咥笑着食指抵唇让夜不要吱声。

『啊啊~反正kai不在——ha、hajime……?!Σ』
捕捉到敏感的字眼后不由紧张了些,稍稍思考一番还是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emmmm……如果这样做的话……大酱会哭的吧♡』

『哼哼♪不过,惊喜还是需要的哦……』
舒眉莞尔扇动睫翼,笑意泛出眼睑边沿,眨着鎏金眼瞳佯作无聊,轻叩桌面哒哒作响,侧耳倾听清脆的敲击声以及公主殿下软软的呼吸,启唇缓缓吐出满怀“期待”的话语。
『接下来就是奇迹泪泪的出场时间了——☆』

【高校星歌剧】夹起刘海的发夹(悠那)

#色气三十题
#和  @搁浅咸鱼兰 的联文
#19.酒醉之後潮红的脸颊
#每篇文的cp任意,非接文

🌸文章合集🌸
20.夹起刘海的发夹

【高校星歌剧】夹起刘海的发夹(悠那)

どれくらい僕は勇気もらっただろう?君に逢ってから

“诶诶……?!星谷くん……?!!”
原本正好好练习歌剧两人一句接一句和声的时候,星谷悠太捧着剧本唱完嘴边那句,尾音颤了颤悠悠停下像是稍作歇息,散漫抬头瞅了瞅看着剧本的那雪透,突然不搭题地提出想看那雪独自演歌剧,这让那雪透有点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意识到去读那句话的含义时不由一脸懵地惊呼。
“星谷くん……这……怎么突然……?”

“很突然……么?只是想到这么久了,和那雪、和大家在舞台上一起,一次又一次地表演,但是好像……没有见过那雪一个人的表演呢。”
星谷悠太有些呀然,习惯性地挠了挠后脑勺,缓缓抬眼注视着那雪,并且开口作出提出这样想法的解释。

“我、我……一个人的话,感觉,做不到啊。而且我这样的、看了也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想起幼年颤颤巍巍上了舞台,在台下观众的注视下,就算是精心万分准备的台词也无济于事,一切的一切都在恐惧紧张的强烈觳觫下化为泡影,只是在舞台上僵硬着身体无力强撑笑容勉强应付。
——什么也做不到。
那雪支支吾吾慌慌张张挥手拒绝,其实平时和team凤的大家一起时,这样的紧张也是存在的,但是想到大家一起,也就没有那么畏惧了,也许,这就是团队的力量吧。
而自己一个人,做不到的。

“真的很想看那雪的个人表演啊——那雪平时不作声什么的,但是总在关键时刻有很出色的表现呢,第一次演剧本的时候,就是那雪缓解了当时的僵持的氛围呢。”
星谷悠太双手轻搭在那雪透肩上,微微用力稳住犹豫不定闪烁推辞一直抖抖抖的那雪,盯着他的眼睛如是说道。
“那雪,做得到的。”

那雪透也是第一次听人用这样长的话语来夸奖他除了厨艺之外的技能,而且是,星谷くん,一直鼓励着自己的星谷くん,闪闪发光的星谷くん。
之所以能和team凤的大家在一起,也是因为,有星谷くん啊,一直一直,引领着大家,引领着我。
虽仍是担心着自己一如既往的发挥失常,但也一时在自己憧憬的人面前有点冲动,红着脸点点头答应下来。

退后几步,低垂着身体放松下,合着眼睛深深吸上一口气,若有其事地睁开眼睛正要动,却瞧见幽深的湖绿色,是星谷くん的颜色啊。
还未调整过来,稍稍吓到的同时却想到这样的事,意识到自己着重点不对,身体已经有些生理自然反应地向后倾了倾,却被一只手拉了回来。

星谷悠太也没想到会吓到那雪,微微愣神反应及时伸手拽回向后退险些要摔倒的那雪透,“哈哈哈哈哈……果咩,那雪,吓到你了。”

“没事的,只是、星谷くん突然站在眼前没有注意到……”急忙摆摆手表示不介意的那雪。

“只是觉得,天很热啊。之前已经练习这么久了,那雪也有些受不住吧。今天有在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bingo本店第一百位幸运客户」得到了一对发夹诶。”
颇有兴致地从口袋里掏出,那是一对粉色气息十足的发夹。

“诶诶?!”
“emm,的确不太适合男生呢,不过……凑合着用吧!”
“……好。”

得到了允许的星谷悠太直接凑近,没想太多捧起他的脸颊为他别上,等满意地向后退了退才看清那雪的脸,像是红透了的苹果,几乎都要冒烟了,也未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什么不对。
那雪,超容易害羞啊……头发软软蓬松着的,手感也不错,粉色的兔子窝在刘海边……有些,可爱呢……
诶诶不对,自己竟然会觉得一个男孩子可爱,,也不对,那雪一直为队里做便当,本来就是天使啊!超级可爱啊!
半知半觉以上心理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是那副毫无负担地满是活力干劲的模样,脱口而出:“那雪,麻吉天使~!”

没想到星谷くん会主动帮自己别上发夹,两个人的距离如此之近,心跳不由快了一拍,忍不住闭上眼睛不去看任何东西,想让眼前黑暗吞噬自己脸上极速上升的温度和羞涩,心跳却止不下来,隐隐有些明了了什么,闭紧双眼不说话,却听到星谷くん说自己是天使——之前所有的不正常在这一秒似乎回归平静,懵懵启眸问道。

“怎么突然?”
“没事没事,那雪开始吧。”
“星谷くん再等我下。”
“好的好的。”
“那就,开始了。”

胸の奥に届く,
まっすぐで眩しい輝き。

『戏』属于自己的星光(那雪透)

“星星发亮的原因是为了让每一个人,有一天找到属于你的星星。”

     属于……我自己的星星吗……?

无意翻看着某本书时瞅到了这句话,莫名发起了呆,星谷くん突然冒出来问可以去便利店顺手带个东西么,一时发愣慌乱合上书本挠头掩饰,连忙应下草草穿上衣服跑出宿舍才发觉自己的不正常。

默默忖量着这句话,拎着装满食材沉重的袋子,抬头仰望天空,是厚重的漆黑,只有些许的月光斜斜洒着,不见半点星光。

     怎么会呢?根本不存在的啊……

静谧无人的冬夜小径上,矮矮的路灯浅浅晕染着暗淡的黄色灯光,却带来不了丝毫的暖意。

      自己果然,什么也做不到啊…

      如果能像星谷くん一样,能在舞台上勇敢地歌唱……

迎着刺骨的冷风,渗人的凉意从裸露的皮肤钻进身体,不由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对着双手哈出两口气,缩起脖子握紧袋子加快步伐。

     明明,自己只是个胆小鬼啊……

也许是过凉的天气冻坏了自己吧,连同所有的情绪也低沉了下来,颔首蹙眉敛眸不语踩着脚下斑驳的树影,垂着脑袋行进,所有的负能积压着就待喷薄。

『nayuki——!』
一声叫喊打破了这样的氛围,如同平静湖面上漾起的涟漪。

愣愣抬手揉揉双耳确认没有被冻坏不是幻觉后,猛然反应过来追溯着声源望去,仰头便着见星谷くん站在阳台上。

「星、星谷くん……?!」

那人还穿着单薄的睡衣,打开窗探出头对着自己招了招手,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许是突然被外面的气息侵袭,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声。

没有任何逻辑,也与眼前所见并无什么太大关系,一句话突然迸发在自己的脑海里。

“放弃梦想的方法,我不知道。”

一根柔软的羽毛飘落,像是无声的细雪悄然入冬。

      雪,是温柔的存在呢。

      星谷くん,就是我的星星啊。

      一直带领着team凤,指引着我。

『nayuki,等你好久了,别发呆了。快上来吧,外面超——冷(抖抖)』

恬淡笑意染上眉梢,眼角罅隙隐隐流光,微红着脸急遽呼应。

「好、……」

星星,即使再微弱,也会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卖章,章丑便宜,接定制,复杂的不接。
一个字,穷。
以上。
我该写字了。

【月歌】微抿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海隼)

#色气三十题
#和  @日落远山  的联文
16.帮对方舔去衣服上的冰淇淋/牛奶/蛋糕
#每篇文的cp任意,非接文
🌸文章合集🌸

17.微抿盛着红酒的高脚杯

【月歌】微抿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海隼,隼视角)
#私设
#原学长学弟的关系
#海已毕业,万事屋工作,隼高三
#同题 眼线 背景

莞尔匿笑着单手随意掠过印有精致花纹的圆形高凳,遂又轻触细细摩挲几下,来自金属的凉意淡淡地渗入指尖,以掌心下的触碰到的部位为唯一的支持点,微微使力协助自己跃上高椅。

已整理好的褐色和服随着懒懒散散坐上椅子的动作又松散开些,深蓝腰带凌乱着附和褶皱着的衣角率性垂下,脖颈缠绕的白色瑰丽蔷薇傲然而出。

没有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偏斜着头慵懒轻笑着踩住银架惬意地交叠双腿,任着惯性高椅向吧台的一方旋转,搭并两指弯曲着“咚咚”轻叩桌面做声,浅虚着满是散漫流光的眼眸,侧过身子颔首勾唇挑眉出言。

『waiter,来杯血腥玛丽——♪』

只身斜倚着雕镂精美的台沿,接过刚刚调好的鸡尾酒置于胸前轻轻摇晃,原本不是那般通透的酒在潋滟着彩彩迷幻的灯光下朦胧出欲滴的血色,暧昧的霓虹灯下指尖也似是染上暗红,血色透过琉璃一点一点渗进了杯中。

仰面寥寥目光流转着撇过,眉眼弯弯噙满嫣然笑意,蓦地俯身凑近他的耳际轻启唇齿若倾诉缠绵话语。

『呐,ka~i——
有听说过……血腥玛丽是嗜血的女巫么……?』

『嘛嘛~只是开玩笑而已啦☆魔王大人不是什么女巫哦,如果硬说是吸血的生物体的话,魔王大人也应该是高贵优雅的血族一样的存在哟——♪』

戏谑地望着脆弱脖颈在故意营造的气氛下觳觫着越发清晰的经脉,又轻巧地直起身子远离对方,微抿盛着红色鸡尾酒的高脚杯,独特的伏加特味和着青涩的番茄汁的酸甜洋溢充斥于唇舌之间,清凉的液体缘着齿翼顺滑着落入喉间,与此同时微微刺人的辛辣于舌藓缱绻悱恻。

远远端举起纤细的高脚杯,言笑晏晏着隔着血色的酒杯凝视,鎏金眼瞳浅浅晕出潋滟懒懒开口。

『哦呀……如果是你的愿望的话,吸·干·你也是可以做到的哦——♪』

【月歌】含住冰棒(阳夜)

#色气三十题
#和  @日落远山  的联文
14.低腰裤和人鱼线
#每篇文的cp任意,非接文
🌸文章合集🌸
15.含住冰棒
【月歌】含住冰棒(阳夜)

手背微掩着前额抵住部分细密的阳光渗入眼际,颔首喟然眨了眨眼煽动睫毛遂又低垂眼眸,周遭的热意遍及全身,汗水凝结成珠滑落下来,隐忍着一语不发,蓦地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不自主地抬头,热烈的火红色映入眼帘,还有一根已经拆好包装的冰棍。

『yoru,给。』

「嗯……谢谢」

夜接过他手中的冰棍,歪头一笑。

『啊……好热……』

阳喘着粗气将手插入自己的头发里,烦躁地挠了挠。

『也不知道今年夏天怎么了,比以往热上好多。』

『是吧,yoru……?』

习惯性地问出同时回头望了望自己的青梅竹马。

捏住扁平的木棍,隔着包装纸也能感受到冰棍的温度,不过这样的天气正好需要,伸出胭红的舌尖试探轻触,却被这突然的冷意刺激到,曲卷着缩回又慢慢探出,稍稍适应这样于体内不一样的温度便含住冰棍哼唧着回应阳。

「唔……怎么……了?……you……?」

『没……没什么……』捂鼻